<thead id="gsal2"><del id="gsal2"></del></thead>
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經營 > 樓繼偉:全球債務周期和經濟周期錯位,世界經濟遠談不上復蘇

樓繼偉:全球債務周期和經濟周期錯位,世界經濟遠談不上復蘇

中新經緯客戶端11月13日電 題:《樓繼偉:全球債務周期和經濟周期錯位,世界經濟遠談不上復蘇》

作者 樓繼偉(全國政協常委、外事委員會主任、財政部原部長)

一、全球經濟貿易面臨的不確定性

目前,全球經濟貿易面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,主要反映在4個方面:第一,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反復。可能需要到明年年底之后,全球才能控制住疫情。第二,逆全球化潮流和貿易摩擦沒有停止之勢,對全球經濟貿易造成下行壓力。第三,民粹主義潮流在全球蔓延,在一些國家已經不同程度地政治化了。第四,債務周期和經濟周期錯位。以往債務周期的積累、危機、衰退、復蘇對應著經濟周期的繁榮、衰退、停頓、復蘇,而現在債務周期又以債務的積累對應著經濟的衰退期,這4方面的不確定性相互傳染,相互加強,使正反饋發散型的債務積累期和經濟衰退期疊加;疫情蔓延會擴大收入分配差距,進一步推動民粹主義,增加控制疫情和回到全球合作的難度,又反過來加大經濟衰退的程度,形成正反饋。這是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復雜情況。我認為至少明年年底全球才能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,只要有一個地方不控制住全球經濟都很難復蘇,所以必須要全球一起控制住。

二、各國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未來走向

未來,經濟的大衰退轉為大蕭條的可能性并不大。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候,大部分國家都推行了貿易保護和緊縮的財政貨幣政策,現在各國的財政貨幣政策都在擴張,同時絕大多數國家對貿易保護主義的危害是清醒的。除了美國等少數國家之外,其他國家采取對等性的關稅措施也是不得已的,很多國家還是愿意回到基于規則的競爭合作,所以和上一次大蕭條不可比。

下一步各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什么樣的都有。中國是“三保”,保居民就業,保基本民生,保市場主體。這樣的話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會繼續擴張,比較艱難的是債務率高企,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空間在縮小,擴張的力度要把握好。要更多地用于保民生,保中小企業,還要防止企業和居民杠桿率抬高太多。金融業務要繼續降杠桿,特別是金融業務自身的加杠桿要降。目前全球債務周期和經濟周期錯位,債務在積累,資產價格卻在高位,經濟遠談不上復蘇。一旦經濟復蘇,過多的流動性需要收回,也有債務破滅的風險。因此現在就應該堅決地降杠桿,特別是金融機構自加杠桿,退出的結構、節奏一定要掌握好,不能讓經濟復蘇對應債務危機。經濟外部性比較強的國家更要特別注意,甚至需要各國溝通協調。中國雖然走在了前面,已經到了研究寬松貨幣政策有序退出的時候,但退出的節奏要掌握好,必須有序退出早研究,就全球而言議題為時尚早。

三、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如何應對未來的風險挑戰

各國如何應對未來的風險挑戰?各國有各國的國情,很難給出藥方。中國的做法是以保持戰略定力,辦好自己的事為基礎。中國共產黨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指出,要“保持戰略定力,辦好自己的事”。2018年,全球化潮流加速,中國反而加快了開放的步伐,包括金融開放,就我所知相當多的外資金融機構,都增加了在中國金融市場的商業存在和配置占比。今年盡管受到疫情影響,中國擴大開放的步伐仍在加速,外商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的進一步縮減,對外資的吸引力增強,實際使用外資增長5.2%。

目前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確有缺陷,中國高層已多次表態,愿意以建設性姿態參與改革,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、普惠平衡、共贏的方向發展。現在的經濟全球化有很大的缺陷,開放不足、包容不足,普惠不足,中國正在為重建全球信任作出表率。

在美國,不管誰當選總統,都可能需要盡快科學化地控制疫情,盡力修復被撕裂的社會。當然,維護美國的利益不能違反常識,例如低的儲蓄率、高的財政赤字率,國際貿易必然是逆差,一定要追求貿易順差是不可能的,必然導向單邊主義,這是常識問題。

回到常識,全球合作抗擊疫情,都應該以科學的態度參與規則的制定。中美兩國和其他國家總有利益上的交集,包括對改進全球化機制的共識,回到互利共贏。(根據樓繼偉11月13日在第11屆財新峰會的發言整理而成,未經本人審閱。)(中新經緯APP)


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相關文章
我要評論
表情
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人成电影网,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,日本 视频 亚洲,妹妹久久综合网
<thead id="gsal2"><del id="gsal2"></del></thead>